沙雕的“毁容式修复”,正在糟蹋全世界的宝贝

2020-11-25 19:09   

最近,西班牙帕伦西亚(Palencia)的一处文物因为“毁容式”修复火了。

原雕塑在1923年建成,坐落在帕伦西亚市银行的房檐上,刻画的是一位可爱的牧场少女形象:戴着头巾,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经过修复后,她不仅大变样,还转性成了一位眼歪口斜的呆滞大叔。

修复前的牧羊少女(图左)和修复后的呆滞大叔(图右)

图源:Smithsonian Magazine

这件事情由当地画家安东尼奥·卡佩尔在Facebook上曝光后,激发了广大网友的吐槽欲。

展开剩余89%

一张好像融化了的面孔,眼睛是俩圆形的洞洞,一个畸形的肿块疑似是它的鼻子,还有张‘阿’的大尖嘴”——艺术领域的记者Tsioulcas评价道。

因为修复后的形象头又大又秃,看起来又不太聪明的样子,不少人叫它“土豆头”(Potato Head)。

这位“灵魂画手”随心所欲的破坏性修复,激发的不止是吐槽,还有抑制不住的怒火——这场修复灾难已经无可挽回了:活泼可爱的牧羊少女成了过去式,今后,经过这条街上的路人,抬头只能看见这张诡异的脸。

360度全死角,这张脸担得起这个名号

图源:Observer

“毁容式”文物修复,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国内前几年引发巨大关注的安岳佛像,修复前古朴温润、给人以慈悲之感,修复后色彩艳丽、浑身透着俗气。

更让人难过的是,安岳佛像有1000年历史,和帕伦西亚90多岁的牧羊少女相比,更为珍贵,是货真价实的老文物。经此修复一劫,虽然雕像仍在,但其实它已经近乎“死亡”了。

安岳佛像修复前(图左)和修复后(图右)

图源:微博

为什么魔幻又沙雕的“毁容式”文物修复,在全球都如此常见?

01

这些年,惨遭“毁容”的文物

作为历史悠久、艺术氛围浓厚的国家,西班牙在人类艺术史上算是“优等生”,出过许多艺术家,也拥有海量珍贵的艺术作品。

正因如此,它也沦为“毁容式”文物修复的重灾区。

最知名的一次修复事故发生在2012年,“受害者”是下面这幅耶稣壁画。

修复前的英俊耶稣(图左)和修复后的猴子耶稣(图右)

图源:Medium

这幅戴着荆棘王冠的耶稣画像,作者是19世纪中后期的知名画家Elias Garcia Martinez。壁画一直挂在萨拉戈萨市附近的教堂,安静地度过了一百多年岁月,直到被一位“好心”的老妇人变成了 “基督猴子”

“基督猴子”的相貌实在魔性,迅速变成了表情包素材。不少网友把这张脸带入到其他画作和场景中玩梗,比如 “基督猴子”版《最后的晚餐》:

套入《呐喊》中似乎比较和谐,没什么违和感:

耶稣显灵了!在狗子的美臀上:

除了这幅画,还有著名的《Los Venerables》(《圣母无染原罪》),来自17世纪的西班牙画家巴托洛梅·埃斯特万·穆里略,创作于1678年。

原画中的圣母玛利亚,本来象征着没有原罪的纯洁,天真烂漫、柔美宁和;修复后则直接成了堕入风尘的中年大妈。

修复前的纯洁少女(图左)和修复后的中年大妈(图右),再胡来也搞不出这种魔幻的效果吧?!

图源:Wikipedia

可怕的是,这幅壁画还被修复了两次,两个版本一个比一个风尘和老态,让人非常怀疑修复者是不是和圣母玛利亚有仇,蓄意报复。无冤无仇的话,不如看看眼科或者自剁双手。

还有人嫌弃原来朴素的审美,总想把文物变得更现代。

比如哥伦比亚索莱达一座19世纪的圣安东尼像,由于白蚁腐蚀,教堂把雕塑送去修复。结果,神父打开包裹就呆住了,惊恐万分地看着浓妆艳抹的圣安东尼和小耶稣。

修复后(图中和图右),眼影、腮红、口红都打得很重,仿佛刚从美容院出来,准备直奔“变装皇后”选美大赛

图源:medium

“毁容式修复”还可能是个奇招。

加拿大安大略省一座天主教堂的玛丽和小耶稣雕像,创作于上世纪中叶,当地有些热衷于破坏公物的流氓,多次砍下小耶稣的头——警察找回来,安上,没多久又丢了。

最近一次丢失是在2016年,小耶稣再次被斩首后,它的头颅彻底失踪了,警察毫无头绪。人们以为头再也找不回来之时,当地的艺术家希瑟·怀斯自告奋勇,决定帮可怜的小耶稣再做一颗头安上。

按照市场价,做一颗头需要7300美元,但怀斯表示,没事儿,我免费做。教堂就这么开开心心地等着,结果等来的是一颗怪异的红色怪物头颅,引发全网轰动。

修复后(图右), 这恐怕不是耶稣,而是外星人……

图源:AP

路过的市民实在觉得这颗头很惊悚,多次抗议。

偷走原版头颅的小偷作为当地居民之一,也受不了修复后的大红头:“这玩意儿实在太可怕了!” 丑丑的红色耶稣头,让小偷良心发现,自觉归还了原物……

但是,也许是因为这颗离经叛道的头为这座教堂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和流量,也许是因为这颗头荒诞丑陋到可笑,教堂居然喜欢上了它,一直没有更换。

在国内,“毁容式”文物修复的新闻也屡见报端。中招的不仅是安岳佛像,还有辽宁朝阳市云接寺的佛教壁画。

这幅创造于901-1125年间(宋朝)的壁画,花了近百万人民币,把好好的艺术品改成了卡通画,真是花大钱,不干人事儿。

修复前(图左),古朴有宋朝风貌;修复后(图右),动画小作坊出品的神话剧

图源:微博

敦煌著名壁画修复专家王金玉说,这样的结果“彻底破坏的文物,原来的壁画不复存在了”。引发巨大关注后,当地政府解雇了两名涉事官员。处罚来了,但人们再也无法欣赏到原画了。

色彩是一个大坑。不仅是中国的佛像,国外的耶稣像也遭到过艳俗色彩的袭击,比如西班牙拉纳多罗15世纪的圣母玛利亚雕塑,原来是朴素的木雕,“修复”后成了2元店里的劣质玩具。

修复前(图左),修复后(图右),突然变成廉价的泥塑质感是怎么回事……

图源:Brightside

惨遭“毁容”的不仅有人物像,还有建筑。

比如土耳其的奥卡克里阿达城堡,拥有2000多年历史,已是半废墟的模样。但正是这样的沧桑面貌,引人遐思。结果,土耳其政府嫌太破,斥巨资敲定一个五年修复计划。

2010年,城堡修复完毕,“焕然一新”,丝毫没有过去的影子。这簇新的面貌,方正的小窗户,洁白的墙壁,让人难免不呵呵:这是抄袭像素游戏Minecraft么?

修复前(图左)和修复后(图右),虽然很呆萌,但确实毁了容

图源: Brightside

几年前,长城也遭到过“毒手”。这段780米的长城,修复不过是敷衍地用水泥糊了一遍,把原本的结构完全破坏了。

修复前(图左)和修复后(图右)

图源:Brightside

所幸,这场失败的修复引发巨大关注后,长城的修复变得更加谨慎小心,这样的悲剧没有再重现。

02

为什么修复容易变“毁容”?

为什么全球范围内,文物、艺术品的“毁容”这么常见?究其原因,恐怕“不专业”是主要元凶之一。

俗话说得好,“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但偏偏有一些非专业人士,自以为有审美、有善心,自作多情地介入到文物、艺术品的修复中,造成破坏性的后果。

像“基督猴子”,就是一位老妇人因“好心”酿造的悲剧。2012年,81岁的塞西莉亚·吉米内斯到圣米歇里科迪亚大教堂参观,看到“戴荆棘王冠的耶稣”这幅画。

她自称,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幅画。看到壁画上的耶稣有些疲倦、模糊,她决定为此做点什么——拿起画笔,开始“修复”。事实证明,这份担心和好心是完全多余的。

塞西莉亚看到的耶稣是图左的样子,确实应该好好修复保护一下了,但这份责任不该由她承担

图源:the Sun

损坏发生后,许多艺术史学家迅速赶到教堂,商议如何拯救这幅画,最终得出结论:这种破坏是不可逆的。尽管通过努力,部分损坏得到修复,但很难回到最初的模样了。这样的结果,无疑让许多艺术爱好者扼腕。

特拉华大学的专业艺术修复人员斯托纳表示, 这种“自己动手修复的案例”,不仅在欧洲时有发生,在美国更是常见

这种“自己动手”背后,或许不仅是单纯的意外——“贪小便宜”也是造成“毁容式”修复的原因之一。

许多业余艺术爱好者会主动提出“免费修复”的方案,一些教堂、机构往往为了省钱,愿意“冒险”,却落得一个彻底毁坏的结果。

比如,“基督猴子”的作者塞西莉亚就声称自己的修复行为得到了教区牧师的许可;

《圣母无染原罪》的所有者是位私人艺术品收藏家,发现画中的圣母玛丽亚面容有些模糊,就随便找了位家具修复师,给对方支付了1200欧元(与画作的价值相比,这算是一个很低的价格),结果得到的却是“堕入风尘的玛丽亚”。

每看一次修复后“来自大姐的死亡凝视”,我都会想起小学时纹了眉毛和眼线、打过我的班主任,只想大喊一句:“这位大姐你有事?!”

图源:the Sun

安岳佛像“毁容式”修复背后也有着类似的故事。按照当地文保部门的说法,佛像是1995年由当地群众自发筹款修复的,信男善女们觉得“捐点资、上点颜色,便于大家来朝拜”。

民间的自发修复,往往缺少专业的知识和经验,根本无法找到专业修复人士,一味求新,反而好心办坏事。

广安金凤山水月观音也是群众集资修复,却好心办坏事的典型案例。修复后的观音,残缺的右胳膊倒是接上了,但长得不正常;涂上红、蓝、绿三色油漆,又现代又艳丽,身体力行演绎了“五彩斑斓地丑”。

修复前(图右)和修复后(图左),这比长臂猿还夸张的手臂是认真的吗……

图源:微博

但问题是,为什么非专业人士能这么随意地介入到文物和艺术品的修复中?背后恐怕也有 监管不力的原因在。

像是文物破坏性修复的“重灾区”西班牙,类似事件 之所以累发,原因就是宽松的规定:文物和艺术品的修复者不需要“持证上岗”,也没有什么强制标准,导致许多没有接受过良好专业培训的业余爱好者介入到文物修复中来。

西班牙加西亚文化遗产保护和修复学院的教授费尔南多·卡雷拉对这种情况感到很愤慨:“这些人配叫修复人员吗?他们很笨拙,把事情搞砸了,艺术品毁坏了。”

西班牙马特雷拉城堡(Matrera)的修复前(图右)和修复后(图左),这次修复其实是由专业人员操盘的,但效果仍然引发了很大的争议:负责修复的建筑师代入了个人审美,想做出一个既保留遗址,但又有现代感的作品,但在当地人眼里,这是妥妥的翻车

图源:Brightside

但问题是,根据现行法律,这种不专业的修复是没问题的,卡雷拉也觉得非常不合理:“ 你能想象一个没有任何医学背景的人被允许给他人做手术吗?或者没有药剂师许可证的人随便给别人出售药物?又或者让一个没有任何建筑学背景的人去盖房子?

他提议,为了西班牙的文化和历史,必须提高修复人员的专业门槛,实施更严厉的管理政策,不然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发生。

除此之外,政府更多的财政资源投入也是值得考虑的。在西班牙,一些政治家觉得为文化遗产折腾不划算,不像医保、就业之类的问题那么与民生、现实相关,很难通过文物保护做出什么政绩。

在国内,情况也类似。正是因为政府和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不作为,民众才能自发而自由地介入到修复中,却不幸造成文物的永久损毁。

03

文物修复,“如旧”还是“如新”好?

按照安岳“信男善女”的标准,或许并不会认为修复后的佛像“毁容”了。关于文物修复破坏与否的标准,其实是有一个争议空间的,毕竟审美是私人化的,不可能完全一致。

比如达芬奇收藏于卢浮宫的作品《圣母子与圣安妮》,讲道理这个修复和其他案例相比,算是很专业且良心的了。所谓“修复”,其实类似清洗,卢浮宫雇佣了几位专业人士,把画作上几个世纪的污垢去除了,相应地,画的色彩也变得更明快了。

修复前(图左)和修复后(图右),大体没变化,颜色饱和度变高了些

图源:卢浮宫

但卢浮宫的两位保护专家对此表示强烈不满,认为这个翻新的做法使得画作失去了岁月痕迹,也属于破坏,并以辞职表示抗议。

然而,类似的清洗修复在2016年再度发生,卢浮宫把文艺复兴时期的一副画作《施洗者圣约翰》清洗了一遍。这幅画上一次清洗,是在1902年。这次清洗花了9个月,成品中的圣约翰形象也变得更加清晰。

《施洗者圣约翰》原画由于时间对颜料的侵蚀,整体色调略微暗淡、模糊,却有种古朴柔和的“高级感”

图源:卢浮宫

这种清洗式的修复,虽然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客观上来说,对文物的伤害比较小,属于大多数人都能接受的范畴。

同样是西班牙,圣米格尔·德埃斯特拉教堂的圣乔治画像是拥有500年历史的传奇之作,修复后,变成了图右的样子。

修复前(图左)和修复后(图中、右),也有人喜欢修复后这种卡通风,觉得挺呆萌可爱

图源:the Sun

有人吐槽,这是请了迪士尼团队进行“卡通式”修复,把圣乔治画成了《丁丁历险记》里的人物;但也有人觉得这个修复并没有太背离原始形象,甚至还有些可爱。

最终,教堂和负责修复的公司被政府各自罚款6000欧元,勒令重新修复。于是,教堂又花了37000美元,把圣乔治又恢复成了最初的样子。

其实,在文物修复专家之间,也一直存在修复方式的争议:究竟应该“修旧如新”,还是“修旧如旧”?

前者以“新”为标准,后者则更加复杂——一些文物,在历史上本身就有过修复的记录,是要把文物维持现在的样子,还是修复到某个时间段的状态?

像意大利著名的修复理论家Cesare Brandi,就是“修旧如旧”的忠实拥趸者,他认为,修复师不仅要参考艺术品最初创造时的样子,也要尊重它所经历的历史。修复艺术品的时候,也要保留时间印迹,把对其状态的干预降低到最小,而非一味求新。

像我国大足石刻修复课题组负责人詹长法,就很认可Brandi的观点,也把这个理念带到了大足石刻佛像的修复中。

正在对大足石刻佛像进行修复的工作人物

图源:网络

这场讨论还要继续下去,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论“修旧如新”还是“修旧如旧”,前提都是尊重文物原来的样子和它背后的历史,而非一厢情愿地强加现代审美,借好心之名,行破坏之实。

讨论时间:你怎么看待魔幻又沙雕的“毁容式”文物修复?对于文物修复的标准,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各位在留言区分享自己的观点~

我们从《Vista看天下》杂志出发,致力于挖掘国际领域

热门事件、人物背后的深度报道和新闻故事

相关推荐

绝美“战斗天使”艾莎·冈萨雷斯,她是好莱坞的性感发电机!

1分钟前

神仙美貌不再,她长残得让我太心痛了!

2分钟前

禁止女性、不准废话,这群“混混”开的理发店很拽,却火遍全球

3分钟前

“球花”莫妮卡·贝鲁奇:穿丝袜最美的女人

4分钟前

林青霞年轻时美,周慧敏年轻时美,巩俐年轻时美,都没有她漂亮

5分钟前

中国最后一批母系社会成员

6分钟前

​“东京第一臀神”火爆全球,究极美臀让人欲罢不能!

7分钟前

镜头下真实的韩国:没有了韩剧“滤镜”,生存一样不易

8分钟前

晚清老照片:龟奴肩扛青楼女子去陪客,张之洞个人矮气场大

9分钟前

“人间芭比”换人了?Lisa都输给了她!

10分钟前

逃婚3次被传“囚禁宫中”的摩纳哥王妃,现在连头发都剃了?

1小时前

全国女孩最不敢让男友看到的丑照,今天必须曝光了

1小时前

90岁绝美白发超模,三次离婚两次破产,出道75年依旧优雅霸气

1小时前

她是巴黎最时髦的女人,还活着就被人怀念

1小时前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死亡

1小时前

网红越多的时代,我越喜欢她的美

1小时前

民国悍匪老照片:女土匪驼龙确实漂亮

1小时前

长城下的神秘村:邻居全部大有来头,有夫妻砸1个亿入住

1小时前

惊艳!俄罗斯十大美女!

1小时前

68岁韩国奶奶晒「私生活」爆红!太狠了!

1小时前

冬天最好吃的东北城市果然还是哈尔滨!

1小时前

16岁191cm内裤男模私照曝光!1秒吸粉7万,引1亿网友疯狂!男女大小通吃!

1小时前

汉宣帝认亲:邴吉为何施恩不图报

1小时前

1942年美国大西洋城泳衣选美大赛

1小时前

为什么90%的中国直男都爱她?

1小时前

这些颜值爆表的建筑,怎么就成了“人类克星”?

1小时前

孙策明明有儿子,执意传位给弟弟孙权,其中竟隐藏着个悬案

1小时前

惊艳了时光的复古美男们,他们之中一定有你的白月光或是朱砂痣!

1小时前

韩国“顶级美人”,鹿晗都曾为她疯狂

1小时前

日本最大的贫民窟,这里被称为“废墟王国”

1小时前

揭开萨摩亚人神秘面纱 最强壮民族父系氏族男女纹身 不注重隐私

1小时前

国内“最贵”女车模,身价高达1.5亿,出门非玛莎拉蒂不坐

1小时前

美国建筑公司,在仓库里建办公楼“豪宅”,一年收入10亿、斩获850个大奖!

1小时前

84岁中国夫妻36天圈粉57万!捡别人不要的衣服,竟靠穿搭爆红网络...

1小时前

你永远想不到网上订的酒店能有多坑!

1小时前

乾隆下江南,都吃了什么呢

1小时前

43岁的尤物有多美?比20岁的女儿还撩人

1小时前

暗黑爱迪生:为宣战特斯拉而用电杀死大象

1小时前

你以为东北人均酒神,其实一半都在喝大白梨

1小时前

美貌不输张金玲 演技不逊李秀明 80年代大美女张力维如今在哪

1小时前
为您推荐中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行行666 京ICP备17068220号-2

微图社 版权所有